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燃气网

燃气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燃气网 » 财经 » 财经要闻 » 正文

埃克森美孚“豪赌”油气 未来8年投资千亿美元

国际燃气网  来源:国际能源参考  日期:2018-07-25
    埃克森美孚近年来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坦:2016年被标普剥夺了“AAA”级信用评级,随后让出了“全球最大上市公司”的位置。截至今年6月底,埃克森美孚全球排名已经落至第10,市值不足美国科技巨头苹果公司的一半。2017年底,澳大利亚国税局以“涉嫌逃税”为由向埃克森美孚发起调查。此外,该公司还曾因涉嫌隐瞒气候变化风险而被美国多个州和城市起诉。
 
    不过,埃克森美孚最大的瓶颈莫过于“无论多努力都不再像过去那样能赚钱”,这个“内忧外患”的“百年老店”还能重返巅峰吗?
 
    压赌油气难获好评
 
     《华尔街日报》7月14日报道称,伍兹自2016年底接替蒂勒森成为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之后,一直努力将公司从前任豪赌押注的旋涡中拯救出来,但其为助力埃克森美孚重回巅峰的巨额化石燃料投资计划,迄今并没有得到太多回报。
 
    在美国税改落地和总统特朗普支持化石燃料的双重影响下,埃克森美孚于1月底宣布未来5年对美国进行500亿美元新投资,其中150亿美元用于提高本土页岩油气产量,200亿美元用于提振墨西哥湾沿岸制造业。仅过了一个月,伍兹就将投资规模扩大至千亿美元,即未来8年投资超过2300亿美元,旨在将日油气产量额外增加100万桶至500万桶/日上下,同时将年利润在2017年150亿美元的基础上翻番至300亿美元,此外还要实现旗下所有业务部门两位数回报率的目标。
 
      这个野心勃勃的投资计划并未得到市场的乐观回应。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埃克森美孚3月初股价下挫3个百分点,随后该公司发布今年第一季度财报,利润不及预期的结果再次拉低了股价,拖累了美股能源板块的整体表现。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油气产量降至2016年9月以来最低水平389.9万桶/日,是自1999年埃克森和美孚合并以来公布的最糟糕的首季度业绩数据。
 
      按照伍兹的规划,埃克森美孚的业务重心将集中于圭亚那和巴西的深海油田、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莫桑比克的天然气开发及其液化项目,以及美国本土最大页岩产区二叠纪盆地。美国《圣巴巴拉独立报》指出,埃克森美孚尤其对圭亚那海域的油气开发项目颇有信心,其估计该海域拥有超过30亿桶油当量的油气储量,预计将于2020年投产并供应市场,到2025年产量有望达到50万桶/日。圭亚那的上游业务约占埃克森美孚总资产的45%,是全球能源新发现中最有利可图的油气田之一。
 
      然而,这些所谓“备受期待”的上游项目,似乎很难给当前发展乏力的埃克森美孚带来极大的刺激,投资者也不会因为这些“蝇头小利”而重拾对该公司的信心。
 
      纳斯达克财经网指出,过去一年,国际油价上涨约60%,但埃克森美孚股价增幅却不到5%。投资者现在更青睐规模较小、反应更敏捷的公司,比如去年以来股价上涨60%的康菲石油、美国最大页岩生产商EOG资源等。康菲石油放弃了很多业务,同时承诺在未来几年内将大部分超额现金分配给股东而非用于再投资,而EOG资源的规模虽然仅是埃克森美孚的1/5,但其第一季度每股收益却高于埃克森美孚,股价更是在过去5年里上涨了84%,而埃克森美孚在同一时期则下跌约10%。
 
      分析师指出,埃克森美孚当前面对的是比10年前更严峻、更充满挑战的经营环境,即便伍兹的8年千亿美元投资计划顺利达成并将年利润翻番,即到2025年实现300亿美元年利润,仍比其2008年450亿美元利润表现相差甚远。
 
      《巴伦周刊》撰文称,华尔街质疑化石燃料前途的基金经理和分析师们已经将埃克森美孚视为“化石燃料”本身。由于一些机构投资者不碰化石燃料生产商的股票,埃克森美孚在ESG(环境、社会责任与公司治理)方面的风评每况愈下。一位不具名的华尔街人士表示,按照伍兹的8年计划,埃克森美孚2020年后每年将有超过300亿美元的资本开支,如此大张旗鼓地投资化石燃料,实在让人担心。相比之下,雪佛龙正在退出大规模投资期,未来几年年投资将维持在180亿至200亿美元之间。
 
    “赚钱机器”走下神坛
 
    美国康菲石油前高管、咨询公司ADI Analytics负责人Uday Turaga直言,埃克森美孚一度因投资严谨且保守被喻为“一台完美的赚钱机器”,但现在俨然走下神坛了。
 
      事实上,蒂勒森时代正是埃克森美孚走下坡路的前奏。美国CNBC新闻网指出,蒂勒森管理埃克森美孚的时期,正值油价一度涨至150美元/桶的历史高位,促使这位最高决策人更加看好石油,并追逐昂贵的开发项目,投资油砂、押赌页岩、涉足北极……但这些均没有为该公司带来亮眼的业绩。蒂勒森不仅错估了在俄开展业务的政治风险,同时也折戟黑海和北极的上游开发市场,其在北极等高风险、高成本富油区豪掷千金,最终因2014年中开始的油价暴跌而打了水漂。此外,2016至2017年间,埃克森美孚被迫承认其在加拿大一个耗资超过200亿美元、拥有36亿桶储量的油砂项目已经“不再具备有利的生产前景”。
 
      金融数据供应商FactSet指出,蒂勒森时代的埃克森美孚,包括股息在内的年回报率约6%,不仅跑输标普500指数,甚至远低于同业对手雪佛龙和壳牌。
 
      《华尔街日报》指出,埃克森美孚2010年巨资收购XTO Energy的交易也是“败笔”。当时其看好现代水力压裂技术先驱之一的XTO Energy,因此不惜以超过300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收归麾下,但随之而来的美国本土天然气价格暴跌,使得这笔可记入史册的收购案成了一个“笑话”。过去两年,埃克森美孚已将包括XTO Energy在内的美国天然气资产价值减记25亿美元。虽然该公司反复强调,其在二叠纪盆地的开采前景有利可图,但其在美钻井业务在过去15个季度中有11个季度都是亏损状态。
 
      持有埃克森美孚价值1亿美元股票的Adams自然资源基金公司投资组合经理Mark Stoeckle表示:“埃克森美孚的竞争对手们都在不同程度地调整业务组合,如BP涉足快充领域、道达尔提高可再生能源业务规模等,但埃克森美孚仍将大量精力投向化石燃料。这样一意孤行的举措,很难赢回投资者的青睐和信心。”
 
      目前,绝大多数分析师对埃克森美孚股价评级定为“持有”或“相当于持有”,机构投资者对其热情也不大,看衰者甚至称埃克森美孚业绩与声誉不符,今后若干年股市表现注定将落后于其它同业竞争者。Haverford信托公司首席投资官Hank Smith直言,埃克森美孚过去几年一直表现不佳,其持有该公司股票近20年,但最近已经开始将目光投向投资组合日渐多元的壳牌。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