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燃气网

燃气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燃气网 » 财经 » 行业研究 » 正文

当前日本能源消费现状和核事故对煤炭油气形势的影响

国际燃气网  来源:全说能源  日期:2019-03-14
    2018年,世界能源行业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我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其中我国天然气进口总量为9039万吨,日本为8280万吨。

    3月11日,是日本大地震8周年纪念日。正是由于这场大地震导致的福岛核事故,近年来日本能源消费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煤炭、油气消费和进口也随之大变。为此,本文将简要介绍当前日本的能源消费现状、核事故及其对煤炭油气消费形势的影响。
 
    一、日本已经处于能源消费与经济社会发展较为理想的状态
 
    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是世界公认的高度发达国家,其国民普遍拥有良好的教育、极高的生活水平和素质,在环境保护、资源利用等许多方面堪称世界典范。
 
    与高度发展的经济水平相一致的是,虽然人口仅为1.26亿,但日本是世界第五大能源消费国,排名中国、美国、俄罗斯和印度之后,2018年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约为4.611亿吨油当量,人均一次能源消费高达3.66吨油当量。
 
    2005年,日本一次能源消费总量达到峰值,为5.305亿吨油当量,自此之后就一直下降并始终低于这个水平。2009年,日本一次能源消费总量首次下降到低于5亿吨油当量,为4.723亿吨油当量,但是2010年又反弹回到了5.038亿吨油当量。不过,自2011年开始,日本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又下降到5亿吨之下并一路走低。
 
    2018年与2005年相比,日本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下降了6940万吨油当量,下降幅度为13.08%。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2014年以来的五年间,除2017年为正增长外,其余4年日本的一次能源消费都在持续下降,2018年为近五年来的最低水平。
 
    自2005年以来14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有三年,即2008、2009和2011年是负增长,其余11年虽然有高有低,但都是正增长,而同期日本一次能源消费总趋势是下降的,除个别年份外,基本都是负值。这就是说,2005年以来,日本经济在实现一定增长的同时,能源消费不但没有增长而且是下降的。因此,仅从能源消费与经济社会发展关系来看,从2005年以来,日本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迈入了较为理想的状态,其经济发展质量已经非常之高。

 
 
    从能源消费结构来看,日本也早已进入了较为理想的状态。2005年,日本能源消费结构为:石油第一,占46.55%;煤炭第二,占23.12%;天然气第三,13.92%;核能第四,占12.64%;水电第五,占3.77%。这也就是说,2005年,石油天然气合计已占日本一次能源消费的60.47%,早已超过了半壁江山。
 
    2018年,日本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石油第一,占39.12%;煤炭第二,占26.51%;天然气第三,占23.51%;新能源第四,占4.52%;水电第五,占4.02%;核电排名第六,仅为2.32%。
 

 
    二、近年来日本核能利用的重大变故
 
    日本是世界第三核电大国,仅次于美国和法国,高峰时核发电量曾占发电总量的30%。1963年10月26日,日本第一台核电机组投入运行。至2010年,日本共有54座核反应堆,总装机容量为47吉瓦,核能占国家一次能源消费的13.22%。
 
    2018年,日本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核电所占比重之所以排名最后且仅为2.32%,主要原因是,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太平洋地区发生里氏9.0级大地震,福岛第一和第二核电站受到严重的影响,其中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放射性物质泄漏到外部,被定为核事故最高分级7级,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同级。为此,从2013年起,50年来首次,日本关闭了全部核反应堆,进行强制安全检查和升级,2013年9月至2015年8月核电在一次能源消费中所占的比重为零。
 

 
    2015年8月、10月,日本鹿儿岛县的仙台1号和2号反应堆,首批重启投入运营。自此之后,日本核反应堆陆续重新启动。2018年前,日本仅4座核反应堆投入运营。2018年,日本有5座核反应堆投入运营。这样,截止目前为止,日本投入运营的核反应堆共有9座,总发电能力为8.7吉瓦。
 
    根据2014年4月批准的长期能源规划,2030年日本核电要占全国总发电量的20%至22%,为此届时需要25-30座核反应堆投入实际运营。福岛核事故后,日本有20座核反应堆永久退役。目前,日本共有35座核反应堆,其中9座在运营,6座得到日本核监管局的初步批准,12座仍在考察中,8座仅仅完成重启的申请。
 
    三、核电站关启对日本煤炭油气消费等的影响
 
    2013年9月至2015年8月,由于关闭了全部核电站,日本只能以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化石燃料发电来替代核发电。2010年,化石燃料发电占日本总发电量的比例为62%,2015年上升到82%,2017更是上升到85.63%。
 
    2002年,日本国内停止开采煤炭,所需煤炭全部依赖进口,主要来源于澳大利亚。2011年,日本煤炭的进口量为1.93亿短吨,2015年增长到2.1亿短吨。从2015年开始,随着中国和印度煤炭进口量的快速攀升,日本下降为世界第三大煤炭进口国。福岛核事故之前,煤电占日本总发电量的23%,2015年增长到31%,2017年为33%。日本政府计划,2030年,煤电占总发电量的比例仍维持在26%的水平。
 
    受核电站关闭的影响,天然气发电在所有化石化燃料中所占比重增长最快。2010年,天然气发电占日本总发电量的比例为30%,2015年迅速上升到42%,2017年下降到37%。日本政府计划,2030年,液化天然气发电占日本总发电量的比例为27%。
 
    2011年大地震之前,由于运营成本高,设备老化和环保压力大,日本发电企业开始拆除燃油发电站。不过,随着核电站的关闭,日本部分燃油电站又投入使用。2010年,日本发电用的燃料油和原油消费量为17.5万桶/天,2012年上升到59万桶/天,占发电总量的比重为18%。随着油价的不断攀升和燃料替代,2015年日本发电用的石油消费量下降到27万桶/天,占发电总量的比重也下降到9%。
 
    2011至2013三年间,由于发电用的煤炭、油气进口数量大幅度增长,加之这一期间石油价格的不断走高,日本发电企业每年增加300亿美元的费用,用于支付额外增加的进口化石燃料。
 
    与此同时,由于这一期间日元对美元的贬值,石油价格不断上涨,使得日本的对外贸易形势不断恶化。30多年来,日本一直是贸易顺差国,2010年贸易顺差高达650亿美元,但2014年日本出现了创纪录的1160亿美元(12.8万亿日元)贸易逆差。2014年下半年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下跌,加之随着核电站重启后进口化石燃料数量的下降,使得2015年日本的贸易逆差下降到220亿美元(2.8万亿日元)。
 
    四、当前和未来日本液化天然气的消费和进口
 
    日本是世界第一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天然气的消费全部依赖进口且全部为液化天然气,2016年占世界液化天然气贸易量的32%。

    2016至2018年,日本液化天然气的进口量为日均110亿立方英尺。2018年,日本液化天然气的进口量为8280万吨,进口费用约为431亿美元,其中进口量比2017年下降了0.9%。
 
    核反应堆重启后,需要近4年时间才能达到满负荷运营的状态。随着2015年8月第一台核反应堆的重启和核反应堆重启数量的不断增加,核发电在日本发电总量中的比重将不断上升,日本进口化石燃料的数量也将随之下降。2019年,日本液化天然气的进口量将减少500万吨,或7亿立方英尺/天,占2018年日本发电用天然气消费的10%,全年液化天然气进口量的6%。
 
    日本液化天然气的进口来源非常广泛。最近两年里,从澳大利亚进口的液化天然气超过总进口量的三分之一以上,澳大利亚取代了马来西亚和卡塔尔成为最大的进口来源国。2016至2018年,来源于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卡塔尔的液化天然气,占日本进口总量的60%。
 
 
    目前,日本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仅占很小的比重,但2018年进口量从2017年的1.6亿立方英尺/天上升到3亿立方英尺/天。日本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采用的是与美方自由港、卡梅伦和凹点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供应方签订长协的方式。事实上,日本绝大部分进口的液化天然气都是与外国供应商签订长协,而且这种长协在下一个10年可以展期。
 
    近年来,我国天然气消费迅速增长,2018年天然气消费增长速度高达17.7%,其中液化天然气进口的增长速度高达令人称奇的41.2%。2018年我国9039万吨进口的天然气中,5378万吨是液化天然气。初步计算,只要液化天然气进口的增量达到2500万吨,我国就将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随着日本核电站重启数量的增加和进口液化天然气数量的下降,即使2019年实现不了这个目标,2020年实现这个目标的可能性将非常大。因此,2020年,作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我国将很有可能再次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届时我国将会成为双料的世界第一大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进口国。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燃气人物

【专访】 沪东中华LNG船总建造师何江华

【专访】 沪东中华LNG船总建造师何江华 何江华,1993年毕业于华东船舶工业学院热能动力机械与装置专业,高级工程师(研究员...[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