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燃气网

燃气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燃气网 » 行业要闻 » 燃气聚焦 » 正文

「深度」寻找新油气:一场关乎中国能源安全的“七年行动”

国际燃气网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侯瑞宁  日期:2019-06-24

    西南小城威远县从未如此热闹。

    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穿着红色工服的人来到这里。随之运送而来的是高大的钻机、规格不一的管道,和各种复杂的设备。
 
    他们用钻机在四川盆地中南部的这块土地上,打出一个又一个探井,希望找到更多被称作页岩气的非常规天然气
 
    威远县的地下,埋藏了约6200亿立方米这种气体,可开采量在4000亿立方米以上。连同临近的长宁县,它们组成了长宁-威远页岩气示范区。
 
    作为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基地,去年年初,这里仅有38台钻机,到10月底猛增至130台,是四川油气工业史上单个开发区块动用钻机最多的一次。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石油)的五大钻探公司集结于此,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石化)中原石油钻探、安东油田服务、新疆贝肯能源等公司也参与其中,作业队伍一度超过1万人。
 
    这仅是中国众多寻找油气队伍的一个缩影。
 
    今年以来,除了西南四川盆地外,西北的戈壁滩、东部的渤海,及广袤的南海,也纷纷树起了更多的钻井架和钻井平台。
 
    一场将持续七年的油气勘探开发大会战正式拉开序幕。
 
    首个“七年行动”
 
    5月24日,一场特别的电视电话会议在国家能源局召开。
 
    会议名称是“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工作推进会”。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坐镇,国家发改委、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交通运输部等司局领导出席,河北、山西、陕西等19个油气勘探开发重点省份相关人员在各分会场,听取了中石油、中石化、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油)、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延长石油)四家企业关于油气勘探开发情况的工作汇报。
 
    “石油企业要落实增储上产主体责任,不折不扣完成2019-2025七年行动方案工作要求。”章建华斩钉截铁地说。
 
    这是中国第一次在油气勘探开发行业提出“七年行动”计划。
 
    今年3月,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石油,00857.HK)董事长王宜林表示,根据已编制完成的《2019-2025年国内勘探与生产加快发展规划方案》,中国石油将进一步加大风险勘探投资,2019-2025年每年安排50亿元,是目前年投资额的5倍。
 
    “深化东部、发展西部、拓展海上,油气并重、立足常规、加强非常规。”这是中国石油为未来七年风险勘探定下的基调和目标。
 
    作为中国最大的油气生产商和销售商,中国石油在2018年业绩报告中预测,今年其勘探与生产板块资本性支出同比增长约16%,为2282亿元,占公司资本支出总额的76%。
 
    这也是2007年以来中国石油勘探生产板块投资最高的一年。
 
    上一轮的开发投资高峰在2012-2014年。期间,中国石油勘探生产板块每年投入超过2200亿元。2008年,WTI油价在7月冲上147美元/桶的历史高位后,在年底降陡至33美元/桶,经过“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后,在2012年回升至均价111.67 美元/桶。
 
    中国最大的海上油气生产商也对勘探寄予厚望。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中国海油,00883.HK)今年的资本支出预算为700亿-800亿元,勘探、开发投资分别占比为20%和59%,即勘探开发总支出为632亿-553亿元。
 
    在《关于中国海油强化国内勘探开发未来“七年行动计划”》方案中,中国海油提出,到2025年勘探工作量和探明储量翻一番。
 
    中国海油2018年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净证实储量刷新历史新高,达到49.6亿桶油当量。
 
    按此计算,七年之后,中国海油的探明储量将达到100亿桶油当量。
 
    以炼化和成品油销售为主的中国石化(00386.HK),成为“三桶油”勘探开发板块投资增幅最大的企业。2019年,中国石化勘探开发资本支出596亿元,同比增加41%,增加的支出重点为胜利油田、西北油田、涪陵页岩气、威荣页岩气等油气产能建设等。

 
 
    作为“三桶油”未来七年必须坚决执行的工作指南,“七年行动”计划缘于一纸公文。
 
    去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天然气协调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加大国内勘探开发力度。各油气企业要全面增加国内勘探开发资金和工作量投入,确保完成国家规划部署的各项目标任务,力争到2020年底前国内天然气年产量达到2000亿立方米以上。2018年,这一数字为1600亿立方米左右。
 
    公文折射出的是中国严峻的能源安全。
 
    1970年代末,中国提出“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即利用好国内、外两个市场资源。在40年的发展中,这一理念极大拓展了中国油气资源供应的来源,同时也让中国油气对外依存度创下历史新高。
 
    2018年,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接近70%;天然气进口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对外依存度大幅攀升至45.3%。
 
    另一方面,是国际形势的波谲云诡。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引发全球能源格局巨变——国际能源署预测,美国可能在2019年成为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伊朗、委内瑞拉等产油国屡遭美国制裁。
 
    “中国要做好短期石油断供的准备。”
 
    5月底,在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上,中石化原董事长傅成玉疾呼:“在战略和长远上,要立足于中国,从现在起,用10-15年实现80%以上的能源基本自给。”
 
    捷报频传的背后
 
    “三桶油”的捷报从去年底开始密集起来。
 
    2018年12月12日,位于新疆库车坳陷秋里塔格构造带中段的中秋1井,获得高产工业气流,千亿方级的凝析气藏横空出世。
 
    中国石油塔里木油田公司勘探事业部副经理蔡振忠认为,一个新的油气富集区带将被打开。
 
    四天后,距离中秋1井千里之遥的四川盆地,传来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永探1井获得高产气流的消息。一个近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储量区块被锁定。
 
    今年一季度,中国石油油气产量大增:实现油气当量产量390.1百万桶,比上年同期增长6.4%,其中,国内油气当量产量337.5百万桶,比上年同期增长5%。
 
    中国海油也有斩获。去年11月,中国海油宣布,储量规模超千亿立方米的中国首个深水自营大气田——陵水17-2气田进入实质性开发建设阶段。
 
    今年5月,中国海油宣称,到2025年,将建成南海西部油田2000万方、南海东部油田2000万吨的上产目标。
 
    中国石化今年3月则在四川盆地的威(远)荣(县)页岩气田提交了1247亿立方米的探明储量,并宣布今年将建成10亿立方米产能。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6月11日,中石化总经理、中国工程院院士马永生在四川大学的国企公开课上表示,石油石化是朝阳产业,目前中国已找到的石油和天然气仅占中国煤资源总量的30%和15%,仍有大量资源有待发现。
 
    但自然资源部油气中心原研究员岳来群并不乐观。
 
    “目前国内油气储量和开采量均有所提升,但已取得的储量成绩多属于老油田、老油层的滚动性增加,新层系、新区块、新资源类型发现不多。且新发现的储量品位不理想,导致勘探开发成本增高。”岳来群指出。
 
    中海油总地质师谢玉洪表达了类似观点。
 
    他认为,经过多年的勘探开发,中国海域油气勘探开发地质条件劣化加剧,勘探开发难度加大,技术要求更高,面临着地质压力。“油价变幻无常,也加剧了成本压力。”他说。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原油产量1.9亿吨,同比下降1.3%。自2016年跌破2亿吨以来,中国原油产量已连续三年下降。
东帆石能源咨询公司董事长陈卫东认为,经过百年发展,中国能够实现经济可采的石油资源已经不多,“按照现在的成本要求,很多石油资源是采不出来的”。
 
    界面新闻查阅中国石油历年业绩报告发现,其单位油气操作成本从2007年的7.75美元/桶,升至2018年的12.31美元/桶,增幅58.9%。
 
    海洋石油的桶油成本更高一些。中国海油2018年业绩报告显示,桶油主要成本虽同比下降近7%,但仍高达30.39美元/桶。
 
    与此对比的是国外油气公司的低成本开采。据彭博社称,沙特阿美能以每桶2.8美元的价格提取原油。
 
    国际油价的下行,让各大中国油企的开采“亚历山大”。今年6月以来,国际油价始终处于低位徘徊。WTI原油价格约为52美元/桶,布伦特原油价格约为60美元/桶。6月11日24时,国内汽柴油价格迎来年内最大降幅,92号汽油重回“6元时代”。
 
    开启竞合模式
 
    内外交困之下,“三桶油”或相互借力、或暗地竞争,加码油气勘探生产。
 
    4月24日,中国海油发布消息称,附属公司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下称中海石油中国)已与中国石油,就南海北部湾23/29区块和北部湾24/11区块签订了合作合同。
 
    这是双方在国内海上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的首次合作。
 
    合同规定,上述两个区块勘探阶段均由中国石油担任作业者,并承担70%的直接勘探费用,剩余30%的费用由中海石油中国承担。在开发生产阶段,双方将成立联合作业机构,参与权益比例为双方各占50%。
 
    这一区块原属于中国海油。
 
    中国海油投资部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北部湾23/29合同区与中国石油矿权区相邻,可借鉴中国石油福山凹陷勘探开发的成熟经验和技术;且该合作区块靠近中国石油海南生产设施,有利于设施共用,实现规模效益开发。
 
   “24/11合同区属于勘探新区新领域,虽然面积较小,但圈闭发育且靠近生烃中心。希望双方的合作可以带来新的地质认识。”上述工作人员称。
 
    在中国海油首席执行官袁光宇看来,中国海油与中国石油将利用优势互补,共同加强中国海上油气区块的开发。
 
    这只是双方合作的序幕。
 
    中石油副总经理侯启军称,中国石油和中国海油还将在渤海湾盆地三个重点勘探领域进行联合研究。
 
    自2004年获得海上油气勘探开发许可证以来,中国石油一直希望在海上有所作为。
 
    “我们计划用15-20年的时间,通过学习和积累经验,在深海油气的勘探方面由参与者成长为收益者。”在2017年深海能源大会上,时任中国石油总裁汪东进表示,在深海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尤其是在“可燃冰”领域将和中国海油展开合作。
 
    与中国石油和中国海油的海上合作不同,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在陆上、尤其是在西南地区的页岩气勘探开发方面的竞争更加激烈。
 
    自2012年建设成为中国首个大型页岩气田以来,中国石化涪陵页岩气田一直是媒体的焦点。2018年,已建成百亿立方米产能的涪陵页岩气产量达到60亿立方米,占到国内页岩气总产量的60%。
 
    今年3月25日,中国石化在四川盆地的威荣页岩气田探明储量通过国家储量委员会审定,成为涪陵页岩气田外的又一个产能建设基地。至此,中国石化在国内页岩气探明储量中占比超70%。
 
    中国石油的页岩气田同样位于四川盆地,即长宁-威远页岩气示范区。2018年,中国石油的页岩气产量为42.7亿立方米。
 
    去年5月底,王宜林在川渝地区调研页岩气勘探开发工作时表示,公司计划到2025年页岩气产量达到200亿立方米。
 
    今年两会期间,王宜林再次表示,未来要加大页岩气勘探开发力度,页岩气产量目标被重新调整:2020年页岩气产量力争达到120亿立方米,到2025年产量翻一番,达到240亿立方米。
 
    “应该强调70年代的大会战体制,这是我们国家石油储量和产量增长最快的时期。”傅成玉在上述论坛期间表示,中国要大力发展页岩气,需要政府把体制和市场优势结合起来。
 
    他认为,政府直接管效率太低,但完全市场化,又会缺乏制度优势,大会战模式比较合适当前形势。

    面对油企们的勃勃雄心,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表示,在加大国内勘探开发的同时,也要避免“拔苗助长”。
 
     “中国的石油地质条件决定不可在战略上过分拔高油气资源的自力更生能力。”岳来群称,能源安全的概念包括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在加大投资国内勘探开发的同时,也要注意国外油气等能源基地建设。
 
    “三桶油”从未停止过海外资源的拓展。6月5-7日,在中俄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中国石化、中国石油、中国海油分别同俄罗斯诺瓦泰克公司签署合作协议。“三桶油”将以股权合作的形式,从上游到下游全方位参与俄罗斯北极天然气的开发利用。
 
    “七年行动”的大幕已经拉开,战况如何,尚需拭目以待。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