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燃气网

燃气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燃气网 » 行业要闻 » 燃气观察 » 正文

油气新发现“微调”地缘政治

国际燃气网  来源:《环球》杂志  日期:2019-07-17
    地处大洋彼岸的美国在不断抨击“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同时,也借机扩大本国天然气对欧洲的出口规模。塞浦路斯海域新发现的大型油气田蕴藏着大量天然气,如果能够充分开采利用,将可能为欧洲实现能源供给安全提供新的保障。
 
    地中海东部近年发现储量颇丰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土塞两国表露浓厚兴趣。土耳其近日派遣第一艘钻探船“法提赫”号前往塞浦路斯附近海域勘探性开采油气,招致塞浦路斯抗议。塞方指责土方船只侵犯塞浦路斯领海,对“法提赫”号船员发布逮捕令。土方随即强烈回应,痛斥塞方过分。
 
  土塞纠纷背后,除地缘政治较量外,也反映出油气资源的天然诱惑力。而随着一系列新油气勘探大发现的出炉,全球油气供给格局正在发生重大调整,或对地缘政治产生重要影响。
 
  随着页岩油气生产的迅速增长,美国已经成为能够对国际市场产生重要影响的油气供应机动国,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沙特主导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地位。面对国际油气供给体系的新变化,俄罗斯也在调整地缘战略,积极开拓亚太能源市场。
 
海域成勘探热点区
 
  从已探明储量来看,世界油气资源总量依然比较丰富,但空间分布非常不均衡。全球石油生产主要集中在中东、北美和俄罗斯中亚三大区域,根据英国石油公司BP发布的2018年世界能源统计数据,目前这三个地区的石油产量分别占全球总量的34.5%、20.9%和19.2%。而全球天然气的生产则主要分布在北美、中东、俄罗斯中亚国家以及亚太地区。
 
  世界经济增长必然会拉动对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这就要求全球油气供给能力也能实现相应的增长,而持续的大规模勘探开发是增加油气储备、提升油气产能的基础。长期以来油气勘探主要集中在陆地,但长期开采导致勘探难度越来越大,发现新的陆上大型构造油气藏(聚集一定数量油气的圈闭)殊为不易。因此,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海域、复杂构造及隐蔽岩性油气藏成为全球常规油气勘探的重要领域。
 
  随着资金投入力度的不断加大以及勘探技术的持续进步,全球深海油气勘探开发获得了长足发展。深海海域已成为油气勘探的热点和油气储量增加的重要领域之一,在大西洋、东非陆缘、西太平洋、新特提斯洋盆、环北极等地区的深水盆地群中,都陆续取得了重大的油气发现。从近十年全球新增油气储量的空间分布来看,位于海域的油气资源占到了新增油气储量的60%和新发现大型油气田的70%。
 
  2018年新增的油气资源储量主要位于海域,根据国际咨询机构IHS Markit提供的数据,去年全球(不含美国本土)新发现油气田共计226个,其中海上油气田68个,约占总数的30%;新增油气可采储量77.8亿桶油当量,其中新增海上油气可采储量64.5亿桶,约占新增总储量的83%。2018年新发现的前十大油气资源都来自于海域,主要集中在大西洋中段和地中海东部的圭亚那、塞浦路斯、巴西和墨西哥湾等地。
 
  这些新发现的大型油气资源中有四个位于圭亚那海域。埃克森美孚公司经过多年的勘探开发,2018年在圭亚那海域陆续发现了Pluma、Ranger、Longtail和Hammerhead油气田,这四大油气田的石油可采储量共计约12.05亿桶,天然气可采储量共计约3.62亿桶油当量。
 
  自2015年在圭亚那Stabroek区块首次发现油气资源以来,目前埃克森美孚公司在圭亚那海域已探明的油气可采储量已高达50亿桶油当量。这些发现极大地提升了圭亚那在未来全球油气供给体系中的地位,使其有望成为西半球的油气生产大国。
 
  塞浦路斯海域的油气重大发现则引起了欧洲地区的广泛关注。意大利埃尼集团作为主要作业者,在塞浦路斯西南海域勘探发现了Calypso油气田。这个油气田位于地中海东部,目前已探明石油可采储量约400万桶,天然气可采储量约6.03亿桶油当量。按照塞浦路斯政府的估计,如果这个油气田能够得到充分开采利用,将能够满足欧洲天然气需求的40%。
 
  预计未来油气勘探的重大发现仍将主要来自海域,大西洋深水盆地群和新特提斯构造域深水富气盆地群有可能成为重要的油气增储地区,但北极地区的油气储量增长空间也不可小觑。2018年,俄罗斯诺瓦泰克公司宣布在North Obskoye区域发现一个新的凝析油和天然气油田,天然气储量超过320亿立方米,预计可采油气资源量高达9.6亿桶油当量。北极地区的油气开采潜力已经引起了广泛关注。
 
非常规油气重要性凸显
 
  近年来,随着非常规油气生产的迅速增长,全球油气供给体系正在发生重大变化。非常规石油资源通常由重油、油砂、致密油和页岩油所构成,非常规天然气资源则主要包括页岩气、煤层气和致密气。
 
  非常规石油资源的全球分布依然不均衡,主要集中于北美、俄罗斯和中亚地区以及中南美洲,其中以美国和加拿大为核心的北美地区占全球的35.7%,俄罗斯和中亚地区以及中南美洲的全球占比分别为22.8%和14.9%。相比之下,非常规天然气资源的全球分布要均衡一些,全球各大洲都有分布,但仍主要富集于北美、俄罗斯和中亚地区。
 
  非常规油气勘探开采的迅速崛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技术进步。在上世纪90年代,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技术取得重大突破,使得美国可勘探开采的油气储量有了明显增加。随着页岩勘探开采技术的应用广度和深度不断拓展,美国的油气可采储量屡创新高。
 
  美国页岩油气带广泛分布于本土的中部、西部和南部。近年来,在墨西哥湾盆地、得克萨斯-路易斯安那盐盆、阿巴拉契亚盆地、威利斯顿盆地、丹佛盆地等区域,非常规油气勘探均获得了较大进展。
 
  2018年底美国地质调查局网站披露,该局对位于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狼营”和“骨泉”页岩区进行了重新评估,结果表明该区域的油气储量极为巨大,约为463亿桶石油、281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和200亿桶液化天然气。这一结果要比2016年的评估值高出两倍多。在技术进步的持续推动下,美国的油气储备仍然具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
 
  除美国的页岩油气外,已探明的加拿大油砂和委内瑞拉超重油等非常规油气储备也在不断增加,这将加快全球油气供给中心的西移,推动全球油气供求格局进行重大调整。
 
地缘政治影响
 
  在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内,勘探开采技术进步使美国非常规油气开采出现了重大突破,出现了“页岩气革命”,美国由天然气进口国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随着以伴生气凝析油为主的非常规石油产量的迅速增加,美国也成为重要的石油生产国。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提供的数据,美国的原油产量自2007年以来逐年大幅攀升,2018年日均产量已达1096万桶,当年世界石油生产大国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的产量分别为1075万桶(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和1042万桶,美国的石油产量已经超过这两个石油大国。特朗普政府还准备在美国沿海恢复油气开采,以充分开发利用丰富的海上油气资源。预计2019年和2020年美国原油日产量还将继续增长,分别上升到1230万桶和1300万桶。
 
  美国从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费国和进口国摇身一变,成为了世界石油市场上的重要供给者。美国在国际油气市场上的身份变换,极大地冲击了全球油气市场。花旗银行在多年前就曾认为,美国在2020年有可能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和石油生产国,如果将加拿大的油砂和墨西哥深海石油供应潜力也考虑进来,北美地区将可能成为“新中东”,这将极大地改变全球能源市场的供给结构。
 
  中东地区是世界上常规油气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同时也是民族问题、宗教问题错综复杂的区域,西方大国的政治干预和极端组织的猖獗活动,导致这个地区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一直比较突出。长期以来,中东油气在美国能源进口结构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美国不断强化对中东地区的主导权,通过积极管控地区冲突,确保美国的能源供应安全。
 
  但自页岩气革命以来,随着能源进口依存度的不断降低,美国对介入中东事务的兴趣有所减弱。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与中东盟友的关系一度趋于冷淡。为填补美国战略收缩所留下的空白,沙特、土耳其、伊朗等区域大国加紧争夺地区主导权,国家间政治博弈日趋激烈。特朗普执政以来,为遏制伊朗的地区扩张,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加剧地区紧张气氛,使中东地区的政治局势更趋复杂。
 
  全球油气勘探新突破使得欧洲能源供给格局更加多元化。欧洲对俄罗斯油气的依赖程度很高,欧洲天然气进口的39%来自俄罗斯。管道运输是油气运输的便捷方式,但由于部分欧洲国家担心会进一步加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导致连接俄罗斯和德国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进展非常缓慢。
 
  地处大洋彼岸的美国在不断抨击“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同时,也借机扩大本国天然气对欧洲的出口规模。塞浦路斯海域新发现的大型油气田蕴藏着大量天然气,如果能够充分开采利用,将可能为欧洲实现能源供给安全提供新的保障。
 
  基于对美国页岩气革命、欧洲能源转型以及亚洲经济发展的考量,俄罗斯越来越重视对亚太地区的油气出口,而乌克兰危机导致的经济制裁使俄罗斯传统的欧洲能源出口市场受到很大冲击,使其更加坚定了开拓亚太能源市场的决心。
 
  近年来,俄罗斯逐步加大了对亚太地区的能源出口,能源东进方案已经成为俄罗斯重要的地缘政治决策。按照《2035年前俄罗斯能源战略草案》的设想,亚太市场在俄罗斯能源出口中的重要性将不断提升,届时向亚太地区的能源出口量占俄罗斯总出口的比重将提高到至少28%,其中,原油、天然气以及石油和石化产品占比将分别增至32%、31%和23%。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