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燃气网 » 天然气 » LNG国际 » 正文

非洲希望通过FLNG加速天然气开发

日期:2019-07-18    来源:海洋能源与工程资讯平台

国际燃气网

2019
07/18
08:56

关键词: FLNG 天然气 天然气储量

    浮式液化天然气生产装置(FLNG)的概念问世以来,油气业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壳牌在2011年中期最终决定启动澳大利亚海上的Prelude FLNG项目,当时油价还在115美元/桶的水平上。而当它于今年早些时候交付第一批天然气时,油价仅为8年前该项目做出最终投资决定(FID)时的一半,在55美元左右徘徊。油价的下跌使得许多考虑采用FLNG技术的运营商犹豫不决。
 
    Coral South FLNG将是全球首座超深水FLNG,运营水深为2000米,计划年产能为340万吨
 
    国际能源署(IEA)预计,到2040年,非洲的天然气出口量可能将超过俄罗斯。这表明,如果能够克服当前这些障碍,非洲地区将迎来巨大的机遇。在非洲,FLNG一直是一种潜在的利润丰厚的方案,可以规避陆上设施存在的所有规划、安全和本地内容问题。
 
    Golar在喀麦隆的GoFLNG是非洲的第一个FLNG项目,于2018年输出了其第一批货物;埃尼的Coral South FLNG正在韩国和新加坡船厂建造,预计将于2022年投产;BP的Tortue项目最终于去年年底获得批准,并将于2022年投产。
 
    然而,Ophir Energy方面传来了坏消息,因为该公司在赤道几内亚海上的Fortuna FLNG项目最终被取消。ICIS Energy市场分析机构全球LNG编辑Ed Cox在谈及该项目的取消时表示:“鉴于FLNG仍然是一项新技术,因此融资是一个难题,但Fortuna面对的主要问题是银行不愿支持Ophir主导的项目,而是更青睐像埃尼或BP这样的知名企业。”
 
    项目推广的挑战
 
    FLNG是一种能够实现非洲天然气储量商业化的解决方案,但考虑到所有已启动和获批的项目(BP的Tortue、埃尼在喀麦隆的Coral&Kribi)的产量,FLNG依然只占非洲天然气业的一小部分。Cox指出:“当前,传统的LNG工厂和天然气发电项目(如尼日利亚和加纳)将继续在非洲天然气储量货币化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虽然当前FLNG产量在天然气市场上所占的比重并不大,但已引发广泛关注。FLNG的优点如下:初始资本投资较低,建设周期较短,从而为运营商带来更快的早期回报,以平衡投资或扩大产能。Coral和Tortue的FID也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尽管FLNG拥有这些优点,但在项目开发方面仍存在挑战,其中最主要的是本地内容问题。陆上设施的建设需要利用当地劳动力和资源,但FLNG的建设或改装却是在国外进行。因此,非洲各国政府更青睐陆上项目,如Abad(印度尼西亚)、Greater Sunrise(东帝汶/澳大利亚)和坦桑尼亚。
 
    此外,当前适用FLNG技术的气田也存在问题。根据今年早些时候伍德麦肯锡发布的《2019年全球FLNG概述》,自2014年油价暴跌以来,勘探支出大幅减少,新的天然气发现寥寥无几。规模经济的缺乏可能将FLNG项目的应用局限于小规模和偏远海域的开发。这些项目通常要求FLNG设施与上游相关联,从而导致项目的复杂性和成本增加。
 
    尽管存在这些挑战,非洲仍在积极推进重大LNG创新,但这些项目的成功需要运营商、供应链和东道国政府之间的合作,才能在严峻的LNG市场中获得所需的承购协议,而东道国政府必须确保建立合适的财政和监管环境,确保政权不会成为投资的障碍。
 
    万事开头难
  
    非洲的FLNG项目始于Hilli Episeyo项目,位于喀麦隆Kribi海上,核心报刊由LNG运输船改装成FLNG,Sanaga 1海上平台的优化以及Bipaga陆上处理设施的改装。
 
    Hilli Episeyo前身是一艘建于1975年的12.5万立方米液化天然气LNG运输船,于2015年在新加坡吉宝船厂完改装,目前配备了4条液化链,每条液化链LNG产能在50万至70万吨之间,存储能力为12.5万立方米,可装载7万至17.5万立方米的LNG运输船,使用三个传送臂以每小时1万立方米的速率进行装载。
 
    作为全球上第一艘FLNG改装船,Hilli Episeyo是非洲第一艘也是目前唯一一艘运营中的FLNG,于2018年3月从Sanaga气田产出第一批LNG,并于当年5月发运了第一批货物。
 
    第2艘即将投产的FLNG将是埃尼的Coral项目。该气田于2012年5月发现,位于莫桑比克海上第4区域,地质储量约为4500亿立方米(16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2016年10月,埃尼与BP签署协议,向后者出售Coral South项目的全部LNG产量,合约期超过20年。
 
    该FLNG的运营水深为2000米,预计每年可生产约340万吨LNG。今年早些时候,在新加坡进行转塔的开工建造。FLNG的另一个主要结构是上部模块,将在韩国三星重工船厂建造。埃尼称,上部模块施工计划于今年年底开始,并将于2021年底完工,从而在2022年产出第一批天然气。
 
Coral South LNG 项目 (图:埃尼)
 
    三个项目紧随其后
 
    去年年底,BP宣布通过Greater Tortue Ahmeyim开发项目一期的FID,为非洲的FLNG注入一针强心剂。该项目将使用一套超深水海底系统进行天然气生产,并使用中水浮式生产储卸油装置(FPSO)进行处理,去除较重的烃类组分。随后,天然气将被输送到位于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海上边界的一处创新型近岸枢纽的FLNG设施。
 
    该FLNG的设计产能为约250万吨/年,气源总储量约为15万亿立方英尺。作为第一个在该盆地通过FID的大型天然气项目,Greater Tortue Ahmeyim计划向全球出口LNG,并供应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的国内用气需求。
 
    这艘FLNG将在新加坡吉宝船厂进行改装,Golar运营中的Hilli Episeyo FLNG也是在该船厂完成改装。
 
    伍德麦肯锡全球天然气和LNG总监Giles Farrer表示:“现在批准该项目,BP能够受益于近年来成本的下降。一旦BP及其合作伙伴Kosmos决定推进二期和三期扩建计划,该项目的真正价值将会显现,将形成巨大的上游规模经济,价值极具吸引力。”
 
    然而,当前BP、Kosmos和Golar均未对该项目二期和三期是否需要更多FLNG发表意见。
 
    Farrer补充道:“FID的增加是LNG市场上涨的另外一个信号。Tortue已经是今年第三个通过FID的项目。其获批将开启大西洋海盆一个重要的新供应中心的建设。”
 
    随着Tortue一期建设的启动,BP下一步将开发该地区邻近的区域。BP非洲勘探副总裁Jasper Peijs 表示:“虽然我们只启动了第一阶段的天然气开发,但我们已经发现了充足的天然气供应,足以支撑后续的开发。一旦一期开发完成,我们会立即着手Great Tortue的二期开发。”
 
    Peijs 表示:“此外,在Cayar区块中还存在Yakaar发现,是2017年以来最大的天然气发现,储量约12万立方英尺(或20亿桶油当量)。在该发现东侧,Kosmos获得了Teranga发现,又新增了30至50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储量。该发现尚未得到证实,需要进行评估。而这还仅仅是在塞内加尔。在毛里塔尼亚,我们已经获得了大量的地震数据,是我们确信在Tortue气田北部可能会发现更多气体,这将推动我们在毛里塔尼亚南部天然气中心的南部进行勘探。“
 
    下一个FLNG项目将出现在哪里?
 
    除了生产中的油田外,非洲大陆还可能将出现其它热点。其中一个潜在的热点是坦桑尼亚,因为该国拥有莫桑比克的巨型Rovuma盆地的延伸带。壳牌和挪威国油计划在2026/2027以前建成一座年产能1000万吨的LNG工厂。
 
    Cox表示:“虽然FLNG有潜力成为未来的解决方案,但莫桑比克近期发生的飓风显示,浮式LNG生产装置仍将面临天气的挑战。这也是为什么塞内加尔的Kribi和毛里塔尼亚的Tortue是FLNG项目的理想地点,因为西非海岸的天气更为温和。“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
国际能源网
扫码关注
光伏头条
扫码关注
储能头条
扫码关注
风电头条

客服电话400-8256-198
新闻举报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燃气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风力发电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新能源汽车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