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燃气网

燃气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燃气网 » 财经 » 行业研究 » 正文

新能源开发利用呼唤更多创新与变革 中国企业如何引领世界能源市场

国际燃气网  来源:中国石油报  作者:徐东  日期:2018-08-07
关键词: 油气 新能源 能源
    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在未来的新能源领域,中国企业成为领跑者的方式就是自初始阶段就要谋求成为领跑者,否则我们就会要么一直成为跟随者,要么以更大的成本和更大的风险成为领跑者。何去何从,早一点的理性判断和有意识的行为十分重要。
 
  油气资源富饶的中东国家居安思危,眼光早已放在更为长远的未来,寻找除化石能源以外的能源发展可能。人类发展的脚步正在坚实地迈向新能源主导的明天。中国在经历了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的一个时期后,能源转型需求急迫。从能源战略安全、经济发展结构和人民生存需求等方面都需要将化石能源使用量逐步降低,并提高用能效率。正是在如此大背景下,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乃至世界更广范围内的国家都存在着合作的无限可能。
 
  数据来源:BP2018世界能源统计年鉴 制图:赵迁
 
  传统能源企业该如何发展新能源业务?是按照相关多元化发展战略,利用较为熟悉的生产工艺、技术设备、已有人才,开展与自身核心业务相近或相关的新能源业务?还是根据矿权管理覆盖业务的理念,在已有矿权许可的基础上,开展地热、铀矿或天然气水合物等?现有传统能源企业,开展新能源业务不能惯性按照原有传统能源发展战略、惯性沿袭已有市场意识或运用现有成功商务模式,而是必须采取新战略、新市场意识、新商务模式等策略,积极利用新方法、新工具,方可在新时期取得新能源业务的新发展。
 
  按照世界能源发展趋势的规律性和周期性分析,能源格局正在朝着多元化方向转型。能源开发利用技术不断推陈出新,供给侧的非常规油气、可再生能源技术及需求侧的新能源汽车、分布式能源和储能技术的应用加速了现代能源结构迅速调整,推动能源格局向多元化演进。世界各国对非化石能源未来迅猛发展的强烈预期,使我们不得不再次深度思考中国传统能源企业开发利用新能源的合理路径。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能源革命和党的十九大“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的要求,国家和地方政府层面更多关注和解决新能源发展政策、财税补贴导向,构建新能源市场结构和主体,发挥管理和监管责任。企业尤其是传统能源企业层面则应针对这个“新”字,在发展战略定位、市场意识、商业模式、技术创新、资本手段、合作模式与伙伴、考核激励机制、人才培养等方面探索“新”的发展路径。
 
  一是新能源要有新的战略定位。过去20年,国际大石油公司新能源业务发展速度和程度不一,一直反反复复。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为了应对石油危机,石油公司就开始考虑替代能源,但是真正成规模地进军可再生能源领域是在90年代。从1997年开始,各大公司布局可再生能源,并广泛涉足各种新能源。其中,由于与石油公司原有的业务模式及分销渠道类似,生物燃料是最集中的领域。也有许多公司进入到与原有核心业务交集较少的领域,例如风能、太阳能、地热能、氢能及碳捕存等。典型代表如BP和道达尔的太阳能生产,BP和壳牌的多个陆上及海岸风电场,壳牌、道达尔对氢电池的积极研究,雪佛龙稳居世界地热能规模第一。然而,石油巨头们之后掀起了一波新能源业务剥离整合热潮。特别是2014年6月国际油价快速下跌并持续低迷,普遍面临生存危机的国际大石油公司,为了培育新的业绩增长点,纷纷向综合性能源公司转型。一方面油气并举、向气电延伸;另一方面发展新能源,包括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源及储能技术。
 
  开发利用新能源,的确应该遵循国家资源禀赋特点,符合国家现代能源格局体系要求,分析与原有业务的关联关系。但如果只坚持传统的发展战略定位,新能源的开发利用就不可能形成后发优势,甚至会一直成为补充的角色,失去发展机遇。反之,如果站在公司未来生存发展和建立综合型国际能源公司的高度思考,立足摈弃依赖油、气、煤的储量,规避对地缘政治的依赖的高度分析,以“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历史担当,把新能源的发展作为公司未来重点可持续业务之一和核心业务之一来战略定位,来开展基础研究和制定发展规划,会产生不一样的效果。
 
  二是新能源可持续发展呼唤新的市场化意识。新能源的开发利用初期是需要特别政策补贴,世界各国也都是这么做的,但是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不可能永远躺在政府保护的港湾里。企业发展新能源,不应该仅仅依赖政府补贴、税收优惠,更多应加强自身技术和管理创新,降低成本,提高新能源的市场化适应力;不应该仅仅依靠政府和国有银行的支持合作,更多应开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合作,发挥社会各方的合作能力;不应该有挣钱、赔钱都是国家国有资产盈亏的意识,更多应科学制定规划,有序合理地开展业务和管理,形成基于盈利和发展评价下的有序进入和合理退出新能源业务的市场化格局和状态。
 
  三是需要创新商业模式。目前,新能源发展速度缓慢的主要原因是其经济性差和竞争力弱。伍德麦肯兹指出,未来20年,可再生能源回报率大约是7%到10%,而同期各大石油公司上游油气投入回报率则为18%。如果传统能源公司按照目前已有的商业模式来运作新能源业务,即使国家财税政策保持,补贴条件不退坡,新能源的投资回报也难以吸引众多投资者。传统能源企业新能源业务受挫不是因为做错了什么或是目前做得不够优秀,而是一直坚持用过去做油气业务的模式在做新能源。新时代开发利用新能源,必须按照“共赢”的理念,积极利用新工具、新数据、新方法,开展商业模式创新,把新能源的商业模式的边界扩充到电力业务,扩充到用户及所有利益相关者,以新的价值主张和价值获取模式,实施产品模式创新、用户模式创新、营销推广模式创新,直至盈利模式创新,提高顾客和用户的连接性和黏性,重视长尾效应中的大量零散边缘用户。超前开展新能源商业模式的试错、积累和优化调整,必定会促进新能源开发利用的进展。
 
  四是新能源产业要超车必须实施新的技术创新。新能源技术不仅涉及传统能源的相关技术,还涉及新时代背景下的信息技术、互联网技术、加工制造技术等,开展技术创新要彻底摆脱要素驱动形成的惯性和路径依赖,通过自我基础技术研发、技术合作和资本运营三轮驱动,大幅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对技术创新和技术增长的贡献,加快新能源领域核心技术的进步。不陷入我国传统工业领域核心技术“引进—落后—再引进—再落后”恶性循环的覆辙。积极与各类企业共同形成新能源技术领域的研发主体和市场主体,发挥新能源开发利用的可分摊性,主动积极地与所有有意愿、有能力的各种所有制形式的企业共同开展技术创新。
 
  五要构建新的管理组织形式,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国内外传统石油公司目前多采取“两级行政、三级业务”的管理体制和差异化管控体系。新能源开发利用采用这样的管理架构和体制不一定适宜和匹配。目前,国际大石油公司要么将新能源与天然气业务归并成立天然气和新能源事业部,将天然气、新能源及其发电,通过数字化和互联网终端用户结合在一起,或是单独成立类似于Global solutions、Energy solutions那样的新型组织机构或独立事业部。建议国内石油公司开展新能源业务应独立成立事业部,同时一定要与互联网管理深度融合,立足全球资本市场的视野寻找投资合作伙伴,与风投资本、各类基金密切结合,形成新能源业务自身的一体化发展模式。
 
  六要制定新的考核激励办法,建立新的人才体系。从能源发展的历史特点和周期角度分析,新能源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尚未达成规模经济。企业既要充分认识新能源开发利用的渐进性、长期性和复杂性,对新能源开发利用进程要有耐心和容忍度,也要灌输新能源开发利用的迫切性和重要性,积极树立在政府补贴退坡现实下,倒逼新能源业务进入市场的导向,分阶段制定实物工作量和效益指标结合的业绩考核与激励管理办法,促进其健康有序发展。
 
  国内各企业新能源人才普遍匮乏,目前的从业者多为传统能源的转行人员,建议尽快按照新能源业务纵向一体化的发展模式,建立新能源人才培养机制,通过自主培养、人才引进、人才合作等方式,树立“不求我有、但求我用、但求我留”的人才理念,培养和拥有一批研发、制造、商务、法律、经济及市场营销专业的人才支撑和储备,确保新能源业务发展为企业核心业务。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燃气人物

沈卫东副主任带队开展天然气价格调研

沈卫东副主任带队开展天然气价格调研 为落实国家和省天然气价格改革要求,加强燃气价格管理,日前,沈卫东副主任带队上...[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