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燃气网

燃气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燃气网 » 行业要闻 » 燃气观察 » 正文

我国天然气储气库建设有何难处?

国际燃气网  来源:天然气产业资讯  日期:2017-01-09
关键词: 天然气 储气库 供气
    每到供暖季,一些地区总会发生不同程度的供气紧张状况。以北京市为例,今冬明春天然气消费量将达到119亿立方米,而现有应急储气能力仅为459万立方米,难以保障突发险情下的应急供气。同时,北京市储气调峰需求为37至38亿立方米,而河北、华北及天津大港储气库群的可用气量仅为26亿立方米,尚有近1/3的调峰缺口无法满足。这个现象背后隐含的重要原因是我国储气库建设滞后,导致天然气储备能力不足,调峰能力欠缺。
 
    调峰能力亟待提升
 
    天然气的生产和消费具有不平衡性,冬夏季存在明显的峰谷差。比如,北京市天然气冬夏季需求峰谷差就已高达10:1,必须进行季节性调峰来保障稳定供气。
 
    供应北京的天然气来自几千公里外的中石油长庆油田、中石油塔里木油田、中亚地区油田,通过陕京线源源不断地输送进京。生产区和消费区的背离是我国目前天然气产业的普遍现状,长距离的管道运输存在时间差距,同时,一旦管道输送出现问题就可能造成“气荒”。在此背景下,调峰能力的提升至关重要。
 
    在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师徐博看来,动用气田调峰的手段对上游气田的长期开发有着不可忽略的影响。作为北京季节性调峰的气源地之一,中石油长庆油田的生产井使用年限由正常的十年时间缩短至三年。中石油苏里格气田因为调峰造成了长期生产能力的下降。
 
    中国石油规划总院工程经济研究所高级经济师丛威表示,储气库容量大,调峰能力强,单位调峰成本相对于采购LNG现货成本要低,储气设施发展的主力一定是储气库。
 
    近日发布的《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6)》白皮书显示,截至2015年,我国已建成地下储气库18座,有效工作气量为55亿立方米/年。
 
    而另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达到1931亿立方米,其中进口量占总需求的31.8%。按照国际煤气工业联合会(IGU)对于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到和超过30%,储气库工作气量需超过天然气消费量12%的标准,我国储气库工作气量须达到约231亿立方米才能保障可靠持续地供气。显然,储气库工作气量远远无法满足现有的调峰需求,调峰能力亟待提升。
 
    发展存在“内忧外患”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储气库的自然属性决定其建设难度大是建设滞后的内在原因,价格机制不完善和政策落地困难则是导致企业缺乏投资动力,制约其发展的外在原因。
 
    地下储气库建设所需的苛刻条件和南方地区构造破碎、气藏数量和规模小的地质背景形成了我国适合建库的资源稀缺的特点,目前已建成的18座储气库多分布于长江以北的油气聚集区。
 
    同时,储气库投资成本高昂。资料显示,中石油呼图壁储气库的投资达110亿,中石油相国寺储气库建设投资成本高达144亿元,对于企业来说是不小的压力。
 
    企业缺乏投资建库的动力也是储气库建设滞后的重要原因之一,究其根本,是储气库价格机制不完善,无法激发企业投资建库的积极性。
 
    由于现阶段作为储气库有偿服务基础的天然气峰谷差价尚未形成系统,仅在湖南省长株潭地区试行了季节性差价,这导致储气库的服务成本和价值无法体现。
 
    同时,丛威表示,现阶段没有对受益于调峰服务的终端用户进行划分,也没有实行差异化的定价机制,导致企业因为调峰所投入的成本和代价没有回报的渠道,这也是企业缺乏投资动力的重要原因。
 
    此外,相关政策落地困难,难以吸引多元投资主体参与其中是储气库建设滞后的又一重要原因。目前,多元化投资主体参与储气库建设已成为行业内外的普遍呼声。
 
    现阶段,全部的储气库均由中石油和中石化所建,但持续下跌的油价让国有企业难以背负储气库建设这个巨额投资。
 
    同时,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孟浩指出,储气库等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关系国计民生以及天然气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只有实现市场化运营,才能推进能源基础设施的完善,逐步实现从计划为主、市场为辅向市场为主、计划为辅的方向转变,也有利于其建造成本、运营成本、人工成本的降低。
 
    自2012年以来,国家能源局、国家发改委、国务院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从多个方面鼓励、引导、推进储气库的建设,但这些政策缺少配套的落实措施。据记者了解,目前政府在建设保障基金、天然气储备设施调整折旧、战略储备天然气免税、天然气战略储备成本补偿、专项财政补贴等方面给予储气库的鼓励性财税支持不足。
 
    动辄上百亿的投资成本和具体落实措施的缺失让民营企业望而却步。目前,仅有港华金坛盐穴储气库是国内城镇燃气企业投资建设的项目,由香港中华煤气有限公司与中盐金坛盐化有限责任公司合作建设。
 
    推进建设需对症下药
 
    储气库建设存在多方面的制约因素,推进其发展就需要对症下药,寻求相应的解决办法。
 
    针对建设储气库地址稀缺的问题,丛威认为,储气库作为公共服务之一,政府应该承担其前期的库址普查工作,挑选出适合建库的地区再由企业进行详查。截至目前,中国有哪些地方适合建库,能形成多大的工作气量,这些情况都尚未明确,不利于整体调峰应急能力的加强。
 
    在提升企业投资建库的积极性方面,需要建立合理的储气服务价格,让投资建库的企业获得合理的回报。
 
    今年10月以来,国家发改委相继发布关于天然气管输和储气设施价格的相关政策,规定储气库不计入管输企业的有效资产,并且储气设施经营企业可以与有需求的企业协商后自主确定对外销售价格。这标志着我国储气服务价格向市场化进程迈出实质性一步。
 
    今年11月,中石油对多地非居民天然气价格的上调以及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的正式运行是试水气价市场化的重要举措。按照“让市场决定价格”的发展方向,将有望实现调峰气价,从而使储气库的成本和价值有所体现,企业能够有利可图。
 
    与此同时,行业内外需要相互协作共建多元化投资环境。
 
    丛威表示,企业自身要搭建一个依托天然气管网和基础设施的多元投资平台,并且开放基础设施投资的门槛。同时,需要从天然气产业链上划分调峰责任的归属,才能进一步明确投资建库的主体。
 
    孟浩认为,政府可以设立能源基础设施的引导基金,给予投资主体财税、金融、信贷方面的政策性优惠,吸引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加入到储气库的建设中。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燃气人物

王宜林会见韩国天然气公社社长李承勳

王宜林会见韩国天然气公社社长李承勳 7月18日,集团公司董事长王宜林与来访的韩国天然气公社社长李承勳举行会谈,双方就...[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